《红楼梦》是一本设计宝典
作者:华体会官网 发布时间:2021-09-03 00:15
本文摘要:性格与居室气势派头探春大观园里最具小我私家气势派头的是探春的“秋爽斋”,室名就合了探春爽朗大气的气势派头。经典色彩搭配白与棕这是最经典的搭配,如同服装中的红与黑。大观园摆的一定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红木家私,有永不外时的深棕色,配了墙壁和衣服袖子中雪白的颜色,这种经典搭配就出来了。

华体会

大鹏老师最近在读《红楼梦》,也是最认真的一次阅读,之前只是停留在开头,这次已经由半,本人才疏学浅,现在读下来,叹息请曹雪芹老先生真实奇才,全才,智商高,预计我还得读两遍才气明白些皮毛,若是将《红楼梦》和设计文化上靠,那还真是一本设计宝典,设计师应该掌握的结构,色彩,文化,功效,性格,心理等方面的知识都有精妙的案例,推荐设计师们人手一本[耶]总监室内设计师---贾母 贾母是个有艺术修养的老知识分子,也是个颇有天赋的室内设计师,她至少具备乐成设计师的四大特征:自信,尊重主人需求,凭据主人年事和身份举行设计,对色彩敏感。贾母去宝钗房里,发现那儿像“雪洞”一样。宝钗对居室部署的想法,有点像现在那些追求平淡简约气势派头的人士,或者是用白色有点泛滥,或者只是将墙刷白,放张床就住进去了。

他们和宝钗一样对白色太执著了,其实全部用白色,白色就荡然无存了。凭据上述情况,贾母给出了旧房改新方案,并说:“我帮你部署,包你满足”(类似现在装修公司的广告语)。

她的设计最好的一点就是尊重主人的喜好,薛女人是个见金银多过见大米的权门女子,不会像暴发户一样让居室华丽堂皇以示有钱,所以她不介意用旧蚊帐,不介意贫无立锥的样子。贾母于是下令将她屋里的炕屏和玻璃灯拿来,又换了顶银雪红的蚊帐,就这几样简朴而不琐碎的工具,就把大片浮飘的白色压住了,也更衬出那些部署的庄重。另外,拿贾母的话来讲,就像一个女孩子的屋子了,可见贾母没有忘记居室气势派头要切合身份年事的要点。固然她不知道,宝钗喜好素白是一种宿命,她未来是要守活寡的。

贾母另一个比力随意的设计是在黛玉的屋里。黛玉的住处大家知道是潇湘馆,室外是竹林。

贾母身为成熟的艺术家,自然知道借外景的妙处,而黛玉原先的窗帘是绿色的,绿色配绿色反而不显,色彩会“糊掉”。贾母就命人取了库房的银霞红茜纱窗换上,于是竹子更绿了,房间也有了年轻女人的妩媚。性格与居室气势派头探春 大观园里最具小我私家气势派头的是探春的“秋爽斋”,室名就合了探春爽朗大气的气势派头。

书里写她“性喜阔朗”,把屋子全部买通,就是现在意义上把会客,餐饮,起居,卧室和书房全部的格式。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超大的书桌(本人就照搬煮碗让家具厂按我画的尺寸和式样打了个大案,十分好用),上面放了一个土窑瓶,插着佛手花----这险些是一种意境了,不是每小我私家都可以做到的,尤其是那些小家子气琐碎繁杂物物计算的女人基础永远望尘莫及的。宝玉(首席设计师) 宝玉也很典型,他喜欢富贵的工具,做诗也是连篇的“红香绿玉”,有点俗,但俗得温暖,俗得自然,不故作雅致高深,喜欢红就喜欢红,穿腥腥红斗篷,采红梅,对妙玉自称“槛外人”,到场诗社叫“富贵闲人”,颇有自知之明。

华体会

他的屋子里也堆红砌玉,让刘姥姥一进去就晕了浪,就像现在有些自称富豪的人家:东一个房间,西一个房间,东一个木框子,西一个架子,雕梁画栋,画屏之后,镜子之后,又是一个隔间,兜兜转转,无处不“曲境通幽”,以为尽得设计之妙,全了富贵之仪。固然,如果天生喜欢这样的富贵端然之象,又有何不行以?黛玉 黛玉房里的部署书中着墨不多,只写她屋外竹子多,喻她清高不圆融,与宝玉的俗气和热闹气差别。如果在今世有品位的豪宅里,竹子不失为室外的好粉饰,几根即可,未必成林,成林便添萧瑟。

可黛玉门外的竹子可能是成林且密麻麻的,而且极有可能就挨在窗外,试想黛玉闲来无事,坐窗前沉吟的时候,是看不到外面风物的,一叶已可障目,况且成林?黛玉一辈子没有走出死胡同,直到泪尽。可卿 秦可卿的房间比力性感,就像她的人。

书里写她长得袅袅婷婷,可能就是我们现在说的不胖却曲线玲珑的身材。另外她也性格可亲,生动,不拘小节,坦然让小叔子(宝玉)在她房里午睡,还点着神秘的甜香,自己在外面看猫儿打架 (《红楼梦》里“看猫儿打架”的说法,和现在盛行的“我出来打酱油”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墙上的海棠春睡图最有意味,有点像现代人在家里挂的浴女裸女图。这种画是很私人的鉴赏,挂在外人看得见的地方,好比你带人来观光你的卧室,突然发现亵服没有放好,堂而皇之在床上扔着。

经典色彩搭配白与棕这是最经典的搭配,如同服装中的红与黑。白色必须是雪白,不能掺米色,米白虽然温馨自然,但与棕色配就流俗了,而且感受不洁净似的。

纯白色的价值在于在强化其他颜色的同时,要把其它颜色“吃”下去,打碎了,溶在一起,泛起全新的观感,所以必须用斩钉截铁的白,去融合棕色的庄重和古典,很是有味道。大观园摆的一定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红木家私,有永不外时的深棕色,配了墙壁和衣服袖子中雪白的颜色,这种经典搭配就出来了。

葱绿配鹅黄 《红楼梦》里最好的色彩课是宝钗的丫鬟黄莺儿开的。她其时在教芳官打烙子,讲到葱绿配鹅黄,红色用金线才压得住,桃红一定要配黑的。

华体会官网

后两种颜色太极重,不适合家具,但葱绿和鹅黄是何等轻盈生动的颜色啊。一定要鹅黄,如果是柠檬黄或米黄就显旧了,也一定要葱绿,似乎可以淌下水的葱绿,墨绿就看得闷,浅绿轻佻,鹅黄和葱绿这两个不折不扣,同样丰满的颜色摆在一起,既有黄色愉快融合的感受,又有绿色蓬蓬的生机,是个典型的家庭和气色。

红与灰 这个颜色搭配在书里并没有写出来,但却是这部石头记的主题色。郑板桥有闲章云:“十分红处便成灰”:钟鸣鼎食的贾府占尽了轰轰烈烈的红色,当呼啦啦大厦倾时,便只有满目尘灰,红楼如梦了。

在家居中,红与黑这两个颜色搭配会比力冒险,因为这两个颜色都太刚强,搭配的时候要很是注意使用比例,在服装中比力好用,因为搭配比例容易掌握,人的体积也大不到那里去,但大片大片的居室颜色就很难支配,一不小心,就会造成想冲出去,又被硬生生抓住的感受。而红与灰就宁静得多。红虽然是主色,但所占面积不须多,注意一下呼应,就发现红色无处不在了。

灰是烟灰,不能以银灰配红,有“红缨枪”一般的假;烟灰是一种很低调的颜色,配“鼓鼓囊囊”嚣张的红,视觉上就敛得住,斯文中带洋气。而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将人生最悲凉的一面和最热闹的一面同时展现在你眼前,再生茧的心灵也会鲜活地跳一下的。本文主体文章摘自一位紫玉兰的播客,内容跟大鹏老师的想法不约而同,谢谢紫玉兰。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红楼梦,》,是,一本,设计,宝典,大鹏,老师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zjfil.com

电话
082-260532165